新股前瞻│因遭沽空停牌5年,旭光高新(00067)想重回港交所怀抱

智通财经网

港交所主板上市申请名单中再增一员——中国旭光高新原料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旭光高新),然而与多迥异的是,旭光高新其实是港交所的“老人”了。

智通财经APP不悦目察到,旭光高科成立于2007年,拥有产能最大的单线芒硝生产设施,为全球第二大芒硝生产商,2009年成功登陆港交所上市(代码00067),上市之初股票不能2港元,也曾通过过高山和矮谷,最高达到约4.4港元,最矮也曾破发,不过与后来的事情比首来,股价震动实在不值一挑。

    走情来源:富途证券

2014年4月25日,一则来自Glaucus的沽空通知令旭光高新盘中急跌,沽空通知直指其出售数据子虚,现在标价为零。随后在股价跌往7.4%之后,公司不得不宣布一时停牌,可谁也没想到,这一停就是5年。

在这5年里,最不起劲的除了公司,就是投资者了。复牌一推再推,直到2016年放出新闻公司要进走重组,有看在下一年复牌,然而直到2019年重组才有了比较快的挺进。

所以5月23日,公司干脆重新挑交了上市申请,汇富融资有限公司为其独家保荐人,卓亚为其财务顾问,力高企业融资有限公司为其自力股东的自力财务顾问。

据招股书吐露,公司重组之前的公司无力偿债,恢复营运期待渺茫,重组是最好的选择,与此同时,引入现在标集团后主买卖务也变更为出售预制混凝土等修建原料,不知“洗心革面”后的旭光高新能否得到港交所和投资者的一定呢?    现在标公司:龙头地位却面临盈余下滑

该现在标集团主要有5个附属公司,总部设在新加坡,生产厂房位于马来西亚新山,主买卖务为制造和出售环保预制墙板体系和有关配件及修建原料。

从2016至2018财年,现在标公司录得收入2485万、1955万及2153万坡元,年复相符增进为负7%。2017年收入清晰下滑,主要是由于新加坡市场周围缩短,导致公司收入缩短,2018年由于公司扩大了在

马来西亚、柬埔寨、印尼等地的出售业务,所以有有所回升,不过总体难止其收入下滑的趋势。

期内溢利别离为680万、230万、319万坡元,年复相符增进负31.5%,2017年净利润甚至只有2016年的三分之一,这一方面除了上文挑到的市场因素,最新资讯还有就是2017年的走政和财务费用大幅增补,也能够看出2017年在新加坡该走业的艰难处境。

    智通财经APP晓畅到,现在标集团可是新加坡市场的绝对龙头,根据2018年收入计,市场份额高达63.2%,前四大公司市场份额84.5%。

然而难堪的是,新加坡的市场周围并不大,2017年出口出售和本地出售总共滑落至4870万坡元后,2018年微升至4920万坡元,并且在异日三年的增进率也并不能不悦目。

所以,固然现在标公司贵为走业龙头,然而由于地域和市场局限,市场周围天花板较为清晰,收入和盈余的增进比较有限。

    旭光高新:74亿债难偿

行为投资者,除了关注此次重组现在标公司的质地之表,旭光高新的现状想必也有晓畅一下的思想。

智通财经APP晓畅到,自旭光高新在2014年被沽空停牌之后,进入一时清牌程序,而公司一切的运营停留,同时必要变卖资产还款,所以从2014年之后便异国买卖收入了。

而据2014年年报吐露,那时在手现金流约51亿元人民币,资产总额约236亿元人民币,同时欠债总额约80亿元人民币,归属于母公司权好约155亿元人民币。

以2014年为时间节点,其总资产一片面归属于母公司股东,一片面用于还债,所以2015年中期通知表现,欠债总额由80亿元减至68亿元人民币,不过令人感到奇迹的是,236亿资产清零之后,欠债却异国清晰缩短,其中缘由读者自走体会。

    自然投资者最关注的是,2018岁暮公司年报表现,现金流早已清空,而手中却还有月74亿元人民币的欠债,其中起伏欠债约34亿(包含短期借款22亿元),非起伏欠债约40亿元(包含永远借款37亿元),也就是说这74亿元的欠债中,光是借款就有59亿元,且短期借款占比约达到四成。

对于重组后欲上市的公司来说,现在标重组公司2018年买卖收入2153万坡元(约相符人民币1.08亿元),净利润319万坡元(约相符人民币1600万元),若用于还债可谓杯水车薪,也许这才是本次上市的主要方针。

该新闻由智通财经网挑供